寂寞專賣店

關於部落格
哭臉小丑
  • 195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永遠忠誠的床單

        在二階段銜訓時,我到了陸戰隊學校,當時的輔導長帶我們到四中隊二樓的寢室挑選床墊。當時看到那些床墊,感覺就像是一直存封在倉庫一樣,充斥著灰塵和污漬,床單也是髒的,還真得有點不敢睡。不過經過一整天的訓練,還是得休息,一陣子後也就習慣了。於銜訓最後幾天上壽山訓練時,那時候的寢室也是慘不忍睹,充滿了蜘蛛網跟灰塵,那時候一直在想,陸戰隊真的有人睡這些地方嗎?不過已經習慣這種環境,所以也沒有想太多,最後在那邊也渡過了有趣的一個星期。

下部隊後,第一週可以說是我的克難週。我的部隊在當時已經是處於超編的狀態,所以連兵舍的床位及內務櫃是不夠的,所有的東西都塞在忠誠袋裡面,我和另一位下士則借正在受莒拳訓士兵的床位休息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時候的克難有種為下基地提早做準備的感覺。

由於訓練流路的安排,我們連隊於二月底下三軍聯訓基地受訓。開始的第一個月還有鋁床可以睡,之後排、連、營教練課程開始後,就過著沒有床的日子,因為每天都得餐風露宿,搭帳篷睡覺。由於白天操課太累,身體已經耗竭到管不了那麼多,有時候遇到下雨,就與積水一同入眠,或者是伴隨著爛泥巴而睡。那時候的訓練,讓我們不管在哪種環境下都可以入眠了。

還記得有一次,因為任務需求我和另一位弟兄被連長派出去支援,那時候也是沒有床位讓我們休息,因此長官帶我們去借陸軍的充氣式野戰睡墊。我們下過基地的,一打開鋪在地上躺平就睡了,而且還相當的滿足,因為陸軍的野戰睡墊比我們當初下基地的野戰睡墊好太多了;相對的,那些沒下過基地的弟兄,則是在一旁嫌髒,有灰塵、旁邊可能有蟑螂出沒之類的,可見基地的訓練已經讓我們可以隨遇而安了。

然而現在出了基地,回到自己的駐地,看著這標示著「永遠忠誠」的床單,心裡浮現出的已經不是髒不髒、好不好睡的感覺了,取而代之的是「離別」的感傷。天底下無不散的宴席,身為義務役的我們總是有退伍的一天。平常熱鬧的寢室,與弟兄朋友們打打鬧鬧、聊天的情景,換成了空蕩蕩的床位。雖然偶有寂寞,不過這群好朋友們只是先出去社會打拼奮鬥罷了,再過不久就準備換我上場。儘管如此我們也是一起苦過歡樂過的弟兄,我們都在這「永遠忠誠」的床單上睡過,我們也都是一群自傲的海軍陸戰隊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